您要打印的文件是:悬而未决 "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案"再陷迷局

悬而未决 "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案"再陷迷局

作者:    转贴自:中国新闻网    点击数:1607


昨天的大雨没有挡住62岁画家徐元章的脚步,在收到徐汇法院“限期搬出宝庆路3号”判令后的第15天,他拿着上诉状走进了市一中院。从徐元章将诉讼费交到法院立案庭那一刻起,“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遗产官司又掀起波澜,徐元章这位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与这座花园之间的故事还能续写多久,伴随着这场官司的开打,再度扑朔迷离。

7岁时入住豪宅并多次出资保养房子

宝庆路3号地处上海黄金地段中的黄金位置———淮海中路、宝庆路交叉口,是一座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豪宅,被称为“上海滩第一私人花园”,但近几年来,围绕着房屋的产权归属纷争不断。

据悉,宝庆路3号原属德国商人,后来被“颜料大王”周宗良买下作为居所。1946年周宗良移居香港,1951年,周的外孙、才7岁的徐元章入住宝庆路3号。后来成为知名水彩画家的徐元章,被称作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他多次出资保养房子,宝庆路3号最终被列为保留历史建筑。

叩开宝庆路3号那扇宽厚的黑漆木门,萧条的院落里只有徐元章主持大局,另外两个主人:徐的姨夫和表兄则始终避于见人。

周宗良生前娶过孙家仪等4任妻子,生育6个儿子7个女儿,孙辈众多,散布在国内及美国等地。1957年,周宗良在香港逝世,留下遗嘱将其所有国内财产分于家人,其妻孙家仪分得25%,6个儿子平均分配50%,7个女儿平均分配25%。其中的不动产之一———宝庆路3号有13名继承人。1991年,徐汇区政府颁发过由被继承人周宗良子女周孝永等13人及孙家仪共同使用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但房屋产权证先天缺失。

2002年6月,周宗良的三媳妇周遂良等7人向市一中院递交诉状,将周宗良二儿子的女儿周广仁、养女周平等16个子孙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原告为宝庆路3号的合法权利人,分割房产给原告或者给予等值价款,同时要求房产使用人从房中搬出。

由于定居在巴黎的徐元章之母近年来和家人失去联系,被认定为“下落不明”,所以徐元章无法获得宝庆路3号的继承权,在此生活了大半辈子的他于是被家族其他人要求搬出。

在庭审中原被告意见相左无法达成统一

鉴于继承人众多,对宝庆路3号房屋无法作实物分割,市一中院采用继承人竞价的方式变现,变现后所得的价款作为继承标的按照遗嘱来分配。审理中,继承人周广仁、周平受案外人上海某地产企业委托,愿出资7300万元(净价)要求取得该房产权。

法院遂作出判决,宝庆路3号房屋产权归周广仁、周平共有;周广仁、周平应给付房屋折价款6468.3354万元。周遂良等人不服,提起上诉。去年5月,市高级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对房屋产权归属及折价款数额认定的判决。去年6月,某地产企业取得房地产权证。

令徐元章尴尬的是,他虽住在涉案房屋里,但作为遗产纠纷的“局外人”,他无法对该纠纷的进展有所推动。更令他尴尬的是,已经取得宝庆路3号产权的某地产企业发函限令其迁出。市高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后,宝庆路3号由某地产企业竞得,“徐元章搬离此处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今年6月27日,某地产企业将徐元章以及他的哥哥徐元建一家分别告至徐汇区法院,要求判令徐氏兄弟迁出宝庆路3号,并将属于自己的物品搬离。据了解,宝庆路3号共居住4户人家,除徐氏兄弟外,还有两位是周宗良的遗产继承人。

某地产企业的理由是,他们经合法程序买受了宝庆路3号房屋,支付了相应的价款,已经取得了房地产权证。此后,该企业多次要求被告搬离,但被告始终不予理睬。

庭审中,徐元章认为,宝庆路3号房屋的使用权由被告继承而来,已居住半个世纪之久,而2004年刊登的广告显示,该房售价1.35亿人民币,目前已近2亿人民币。某地产企业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购入房产乃是投资行为,明知被告等居住在此而购买房屋,不能对抗被告的居住权。

法院审理期间,某地产企业表示,为解决执行困难,已为徐元章提供了一套住房作过渡使用,这遭到了他的拒绝。徐元章要求某地产企业给每家提供市中心150平方米的高档商品房加30万元装修费或补偿400万元。

法院一审判决搬离原住处迁往闵行区一套房屋

徐汇区法院认为,被告徐元章既非系争房屋的共有人,又非承租人,不符合法律规定适用优先购买权的资格,被告亦未能证明其具备在同等条件下购买系争房屋的能力,因此,被告以优先购买权加以抗辩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通过合法程序和途径,取得了系争房屋所有权,受法律保护,原告享有对系争房屋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

“被告长期居住于系争房屋,是基于与周家的亲属关系而获得的居住认可,但这类居住权应随着许可的消失而灭失,而并非永久的存在。”法院还认为:“现原房屋权利人将房屋出售于原告,而原告不同意被告继续居住于系争房屋,因此,被告就系争房屋的居住权已丧失。”

今年8月15日,徐汇区法院判决徐元章于判决生效后30日内迁出宝庆路3号,并搬离物品,迁往闵行区繁兴路上的一套房屋。

“闵行区的那套房子谁愿意去?只有55.25平方米的面积,而且没有产权证。”从接到判决的那一刻,徐元章已经铁了心准备上诉。“我有我的合法居住权,对方应对我进行妥善安置。”